明明要再苦一次!為什麼要生二寶?你會懂的...

| 日期:2018-02-10 | 責任編輯: 媽媽編 | 分類: 婆家和我家


我為什麼要生二寶?


曾經,我無數次問過自己,為什麼要生二寶呢?

幾年前,當韓先生和我討論是否要個二寶時,最讓我猶豫的地方就是,從懷胎十月到孩子能上幼稚園,至少是四年的光陰,你要操心孩子的食衣住行、教育安全、喜怒哀樂。人的一生,有多少個這樣的四年啊?我不想剛剛熬過四年,接著又是一個四年。然而,若想在孩子身上付出更多的心思,別說是四年,十年也遠遠不夠啊。

pixabay / Via  https://pixabay.com


我們有一個精心養育、視若珍寶的兒子,已經心滿意足。更何況現在他上學、學技能、明事理,凡事能照顧自己,本該是我們剛要開始輕鬆點的時候了,很多人生夢想,眼看就可以去嘗試,卻又因她的到來,而重新變成一個遙不可及的夢。


我們的工作,有時因為無法放下她,而不得不推掉許多雖有誘惑卻非必須的選擇。錢兒的娛樂活動,有時也會因為不適合帶她,不是讓爸爸單獨帶他去,就是乾脆不去,或者全家集體出動,難免忙亂。說有了二寶對大寶的照顧絲毫不受影響是不可能的,不知不覺中,對大寶的要求必定多了起來,他也在無意識間被催快了成長速度。畢竟,原本給一個孩子洗澡的時間,現在要洗兩個;原本可以讀五本睡前故事,現在卻可能只來得及讀兩本;原本可以給大寶一百分的耐心,現在至少要有五十分甚至更多,分給尚不經事的二寶。愛不會厚此薄彼,精力卻真的是有限。


我們的人生看起來都因她而改變。錢兒再也不是被獨寵的獨生子,而我和韓先生,則再次看似被套牢地重新來過把屎把尿的日子。但現實卻是,她來到我們生命中每一個晨昏相伴的日子,我們都怨她沒有更早出現。

她陪爸爸邊鍛鍊邊看籃球賽,看著看著,她就不見了。爸爸從沙發旁的角落裡,把早就蹭出地墊的小小肉團提起來,重新放回墊子上,然後父女倆繼續看球賽。她陪哥哥念書,很少亂抓胡鬧,小腿就那麼霸道地放在哥哥腿上。哥哥喋喋不休地邊讀邊自己笑得人仰馬翻,然後不停地跟她說話。她並不看書,也不聽故事,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哥哥看。不知道她眼神裡更多的是仰慕,還是莫名其妙。

她陪媽媽去喝下午茶,東摸摸西撓撓,腳丫子放在桌子上,說她不淑女,她就用無辜的眼神看著你。把她抱在懷裡,這小小的一團肉肉摟在懷裡的幸福,給我全世界我也不換。

她的到來,讓我知道,血脈是一種多麼神奇的東西。她很少哭,但每逢睏極了或是太餓了,就會委屈地哼哼唧唧。每次她小哭,哥哥只要聽到,必定大哭,還邊哭邊說:「我不想讓妹妹哭,媽媽,你抱抱她,看看她要什麼,我們都給她。」

pixabay / Via  https://pixabay.com


有一次朋友來家裡玩,臨走時隨口逗錢兒說:「阿姨把妹妹借走兩天行嗎?」錢兒瞬間眼眶就紅了,性格溫順的錢兒,史上頭一次憤怒地攔在門口說:「誰也別想帶走我妹妹!」

金子長得比較魁梧,身形也比較龐大,半歲就得穿一歲半的衣服。帶兩個孩子出門時常會被人誇:「你家姊姊真秀氣,弟弟胖嘟嘟的真好玩。」久了我和韓先生也懶得多解釋。韓先生有時甚至也抱著妞妞開玩笑說:「妞妞啊,你哥哥比較弱不禁風,以後等你長大了,當哥哥保鏢好了。」

每當這個時候,我腦海裡就浮現出若干年後,一個清瘦的美少年身邊,站著一個胖妹的畫面。恍惚間,我就明白二胎之於我們每個人的意義。

她是否是哥哥將來在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人,並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從她來到我們生命裡的第一天開始,我們的人生就變得柔軟而豐滿。我們每個人都因她而成長,並渴望與她溫柔相伴。這些「在一起」的時光,才是二寶帶給這個家庭最大的美好。

圓神出版社 / Via  https://www.booklife.com.tw/

本文摘自如何出版《慢養:用等待和陪伴,教出開朗從容的孩子

【更多內容請上圓神出版。書是活的粉絲專頁,或圓神書活網;本文由圓神出版提供,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】

FACEBOOK粉絲留言版
          推薦的不容錯過!